位置:主页 > 科技前沿 >
他本是盗马贼,稳坐梁山第108把金交椅,南征方腊溺死
发布日期:2020-06-28 00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地狗星金毛犬段景住,职业盗马贼,涿州人氏,北宋时涿州属河北路,领范阳、固安、新昌、新城四县,州治在今河北省涿州市。因其赤发黄须,故唤作金毛犬,坐定梁山第108把金交椅。杭州之战,段景住溺死于海中。

按行业划分,段景住有两对黄金搭档。一是与鼓上蚤时迁属同类,皆梁上君子;二是与紫髯伯皇甫端配合,一个借着相马去踩点,一个风高月黑去盗马,二人来个“白加黑”“五加二”,何愁梁山无良马?

段景住偷了大金王子的坐骑“照夜玉狮子”,却被曾头市抢去;段景住借坡下驴,遂煽动宋江说那是小人专门偷来孝敬您的,不期被曾家五虎抢去,他们还骂你,大哥快去揍他们。宋江何许人也?早就看穿了他的小伎俩,但深藏不露的宋江笑而不语,佯装听信段景住的鬼话。不是段景住不细心,谁是梁山一把手他不可能不清楚,他之所以胡乱拍马屁,说不定是专门为挑衅晁盖设计的阴谋。

照夜玉狮子马是宝马良驹无疑,如果赐给玉麒麟卢俊义或大刀关胜,都是物有所值,倘若让武艺平平的宋江或晁盖使用,真的是明珠暗投。但是正应了诗人李贺那句话“此马非凡马,房星本是星”,此时的照夜玉狮子马,已经成为象征权力的争夺点,是晁宋实力角逐的博弈工具。谁在这个环节取得胜利,谁影响力就会更大。因此,段景住越级献马的不敬行为,着实激怒自感被架空了的晁盖。毕竟梁山一把手当时还是晁盖,尽管段景住许下的是“空头支票”,仍令晁盖不爽。为捞做头领的资本,他不再听信宋江“哥哥是山寨之主,不可轻动”的鬼话,决心亲自带兵攻打曾头市,以找回面子。结果天算不如人算,晁盖被一支莫名其妙的毒箭射中,卒。假如晁盖曾头市不折戟沉沙,而是旗开得胜。试想想,博弈中胜出的的晁盖,说不定要揪住段景住搞秋后算账。

段景住看似小卒一枚,无雄厚资产,缺乏靠山,更无派系之分,他的出现纯属心胸狭窄恶意报复曾头市,但他却是'小人物引发大事件'的典型代表,引发了晁盖战死、梁山易主、卢俊义上山、曾头市覆灭等一系列重大事件。宋江应该感激段景住八辈子祖宗,没有他“一匹白马引发的血案”,宋江只能屈居二把手,是段景住意外开启梁山宋江时代。当然,最后排座位之时,宋江绝对不能表现出对段景住的感激之意,碍于众头领的感情因素,依然把段景住安排到最后一把交椅。估计,宋江暗中有交代:老段,你地位虽然低点,但其他方面我们领导核心还要照顾的,享受待遇就行了。于是,段景住排位授衔后,不愠不火,不哭不闹,出奇地冷静。

其实,宋江的抬轿者是吴用、花荣、秦明等人,在段景住出现之前已初具规模。只不过一直埋头努力的宋江,未料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。

段景住办事让领导不放心。他一直负责北地买马的差事,一次宋江安排他与杨林、石勇买马,结果二百余匹好马,又被强盗郁保四抢去解送曾头市了。按道理讲,走什么路线过什么山,遇什么凶险闯什么关,段景住应该像当年押送生辰纲的杨志一样心中有数,有预案、有计划、有对策,而他缺乏必要的前瞻性,导致“还是同样的配方,同样的味道”,在同一个问题上,犯同样的错误。

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,宋江也不好说什么,尽管段景住的工作绩效很差,但他好歹还是圈内的小兄弟。宋江故意佯装大怒,又提起为晁天王报仇雪恨的话题来,适时转移矛盾好使段景住坦然脱身。

宋江围剿方腊,段景住也参加了,杭州之战溺死于海中。本来主要战场在陆地,宋江却想奇袭,结果“风大浪又高”,把段景住稀里糊涂给淹死了。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事故。段景住乃夜行君子,典型的旱鸭子!不管是自告奋勇也罢,抑或是听从组织安排也罢,梁山平时不组织海训,靠勇气自不量力往前冲,不发生意外,那才是意外!

段景住的形象,在《水浒》100回版本中如此描写:焦黄头发髭须卷,盗马不辞千里远。强夫姓段涿州人,被人唤做金毛犬。120回中略有改变:焦黄头发髭须卷,捷足不辞千里远。但能盗马不看家,如何唤做金毛犬?二者相比,后者略胜一筹,更能引人深思。梁山好汉共一百单八将,而金毛犬段景住恰恰占据末尾之位,在少华山寨主陈达杨春“虎头蛇尾”的意象中,又增添了狗尾续貂的意味,不亦哀哉!

这真是:谁家新院自成春,名动江湖海内闻。无端献马金毛犬,却非局外看花人。

参考文献:《水浒传》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